针王刘无忌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21-02-02 13:02

凌霄关雄奇险峻,是困住鞑靼部族南侵的重要关隘。鞑靼部族为元朝从中原溃退后,逃到张北草原上的残存势力,其大汗名叫强格亚玛,人送绰号血狼王。

  凌霄关的守将是邱鼐,邱将军每日练兵筑城,对血狼王的势力防犯甚严。血狼王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,羽翼渐丰,便萌生了攻占凌霄关,进兵中原的念头。邱鼐得知后,命令手下秣马厉兵,严查四门,一定不能让奸细混进凌霄关。

  这天,邱鼐正苦思血狼王下一步行动时,中军官进门来报,说东城门外抓住了一个鞑靼人的奸细。邱鼐一拍桌子,道:“把奸细给我带进来!”

  奸细被几名军士押了进来,他大声叫道:“冤枉啊,我是刘无忌,我不是鞑靼人的奸细!”

  邱鼐喝道:“你不是鞑靼人的奸细,难道本帅是鞑靼人的奸细!”

  原来刘无忌生得面庞黑瘦,黄睛高鼻,模样竟有七八分像鞑靼人。刘无忌急得跺脚:“邱将军,别看我长得像鞑靼人,我真不是奸细呀!”

  刘无忌自称是京城的针师,说白了就是一个打针的铁匠。新即位的皇帝大婚,缪家绣坊要为皇帝绣一床龙凤锦被。绣坊的老板找到刘无忌,向他订购一枚九孔玲珑针。为了能制成此针,刘无忌直奔凌霄关而来,他要穿关而过,去张北草原的深处,寻找制针的材料——蛇金。

  为了弄清刘无忌的身份,邱鼐对中军官说:“把苗家绣坊的老板苗三姑请来!”

  苗三姑是个风韵犹存的少妇,在凌霄关,她可是刺绣的第一高手,不光邱鼐的战袍出自她的针下,就连邱鼐那面飞虎旗,也是她领着坊中的十二名绣女,用一个月的时间赶制出来的。苗三姑来到帅府,听邱鼐说罢事情的经过,盯着跪在地上的刘无忌,问道:“你真是京城针王刘无忌?”刘无忌点了点头。

  两年前,苗三姑曾经托人向刘无忌订购过一套猬梭针,那三根针不仅尖锐,而且坚硬,能在野牛皮上进行刺绣。苗三姑建议邱鼐,让刘无忌打制几根猬梭针,只要验看了猬棱针的质量,便可知此人是不是刘无忌。刘无忌略一沉吟,说:“邱将军,制针可以,但这位苗老板验完针后,您得放我出关!”

  邱鼐当即同意了刘无忌的要求。苗三姑领着刘无忌直奔帅府后院,帅府后院便是凌霄关的军械作坊,各种打制军械的好铁应有尽有。

  刘无忌系上皮围裙,取来一斤滨州铁、三两衡阳铁和一两倭铁,来到烘炉前。刘无忌先将这三样铁分别烧得通红,然后单手挥起铁锤,将这三样铁料捶打到了一起。

  经过了一天的捶打,三枚锋利的猬棱针便被制作了出来。苗三姑从带来的针箱里取出一块野牛皮,然后在猬棱针的针眼上穿好金线,还没等她在野牛皮上绣出一个完整的图案来,就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枚猬棱针折断了。邱鼐一见苗三姑摇头,勃然大怒道:“来人呀,将这个自称刘无忌的鞑靼奸细抓起来!”

  刘无忌被兵勇们押到城内的大牢里。邱鼐一再向苗三姑道谢,苗三姑脸色一红:“邱将军,这个刘无忌不像是奸细呢!”

  邱鼐听完,脸上现出诧异的神色。苗三姑坦言猬棱针是被自己用指尖拗断的。

  最近,苗三姑正领着绣娘们为邱鼐绣一幅鹰屏,那是一幅雄鹰立于山巅的巨幅刺绣,目前山巅的部分已经完成,还缺那只雄鹰的刺绣图案。可是用普通绣针绣的雄鹰,不仅神情呆板,而且羽毛粗糙,想要绣出一只苍劲有力,豪气干云的雄鹰来,必须要用天柔针不可。

  邱鼐恍然大悟:“你断针的目的,莫非是想留住刘无忌?”

  苗三姑点了点头:“知我者,邱将军也!”她正是想留下刘无忌,让他做出天柔针。一旦有了天柔针,苗三姑就能为邱鼐绣出一幅质量上乘的鹰屏。

  邱鼐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。可是怎么才能让刘无忌制作天柔针呢?苗三姑说:“这个我自有办法!”

  刘无忌被关在牢里,刚开始还一个劲地大呼冤枉,他怎么都想不明白,猬棱针怎么会被轻易折断?刘无忌思前想后,最后认定,在凌霄关中能救自己的人,只有苗三姑。

  刘无忌将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祖传玉佩送给牢头,然后央求道:“牢头兄,请你帮我带个口信,让苗三姑来见我一面!”牢头看在玉佩的面子上,答应替刘无忌传话,直到第三天,苗三姑才不慌不忙地到了牢里。刘无忌看见苗三姑,大叫道:“苗老板,我真是针王刘无忌呀!”

  苗三姑说:“针王刘无忌制作天柔针的手段为京城一绝,只要你制作出天柔针,我便会向邱将军证明你的身份!”

  制作天柔针可比制作猬棱针麻烦多了,所幸凌霄关不缺制作天柔针的铁料,苗三姑假意去找狱官商量,其实狱宫早已接到了邱鼐的军令,要他对苗三姑的要求全力支持。

  监狱的空地上,垒砌起一个一人高的小烘炉,铁匠用的家什都已备齐。刘无忌取过西域产的棉钢,经过反复锻打,终于制出了五个针坯,针坯经过七八种秘药的反复蘸火后,五枚天柔针终于做成了。

  苗三姑取回五枚细如发丝的天柔针,不由得暗中连连称赞,京城针王果然手艺精湛。绣工们用天柔针,将雄鹰绣成后,鹰屏就被摆到了帅府的中堂里。

  邱鼐命人将刘无忌从监狱里放出来,在帅府摆宴给刘无忌压惊。刘无忌再一次提出要西出凌霄关,去草原寻我蛇金,没想到邱鼐呵呵一笑:“刘先生,我看您就不要再到危机四伏的草原上去了!”

  原来苗三姑早在几年前,就得到过两块珍贵的蛇金,她将两个指甲盖大小的金块,从怀里取出来递给刘无忌,刘无忌兴奋道:“苗老板,我可以用这两块蛇金,打制两枚九孔玲珑针!”苗三姑爽快地说:“九孔玲珑针打成后,我取一枚,另外一枚送与先生!”

  刘无忌当即来到帅府的后院,他先将蛇金加热,然后再用掺杂了白马汗、草獾油和败枯草汁的液体为其淬火,经过三天的努力,两枚九孔玲珑针终于制成了。

  刘无忌带着一枚九孔玲珑针回转京城,第二枚针就留在了凌霄关。邱鼐看着苗三姑得到宝贝似的兴奋样子,问道:“苗老板,这九孔玲珑针有什么用处呢?”苗三姑详细一说,邱鼐这才明白了九孔玲珑针的妙处。此针旋转进针,一针九线便可绣出绝传天下的——活绣!

苗三姑失了答谢邱鼐,决定亲自动手,重绣邱鼐帅旗上的飞虎。经过她十天的努力,帅旗上的飞虎终于被改绣成功了。

  邱鼐端详着帅旗上的新飞虎,新飞虎除了细节更为真实,眉目更为传神之外,并无苗三姑所说的那种活绣的种种神奇。

  苗三姑也不说话,她让兵勇们将帅旗挂到了旗杆上,有风经过时,旗帜飘扬,帅旗中间的飞虎果真摇头摆尾,好像活了一样。

  邱鼐竖起大拇指说:“苗老板好手艺,有了这面虎虎生威的帅旗,歼灭鞑靼部族,一定指日可待!”

  十日后,血狼王率领两万名鞑靶部族的兵将前来攻打凌霄关,掌旗官高举着飞虎帅旗,邱鼐率领人马,出关迎战。

  长空万里,战旗猎猎,一场厮杀,从上午一直杀到了下午。双方虽然奋力拼杀,可还是斗了个势均力敌。就在这时,战场上的风力加大,邱鼐战旗上的飞虎刺绣图案竟“刺啦”一声,从旗面上掉落了下来,征战的凌霄关官兵不由得心中大惊,战旗上的飞虎掉落,这可是不祥之兆呀!随着官兵阵脚松动,血狼王领着手下的鞑靼兵杀了过来,邱鼐无心恋战,领着手下,仓皇退回了凌霄关中。

  邱鼐回关后,忙命人去找绣旗的苗三姑,可是苗三姑早已经出关逃走了。原来苗三姑才是鞑靼部族派到凌霄关的奸细,此时她手里捧着掉落的飞虎刺绣图案,兴冲冲地来到了血狼王的面前,血狼王接过飞虎图案,大笑道:“苗三姑,此战胜利,归功于你呀!”

  九孔玲珑针旋转进针,最伤旗面的布料,帅旗经风一刮,飞虎图案周围的布料先行断裂,飞虎图案这才掉落了下来。

  血狼王一边欣赏飞虎图,一边用手摩擦着精美的绣品,突然,他一声怪叫,低头只见右手手心竟出现了三个小小的血珠。原来,飞虎图暗藏着三枚比头发丝还细的金针,这种用蛇金打制的金针藏在虎毛之中,不仔细看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  血狼王的右手随后便开始红肿,回到大营后,他一头栽倒在地上,原来金针上的剧毒竟是沙漠上的虎蝎之毒,血狼王虽经多方救治,怎耐虎蝎之毒太过厉害,几日之后,他就一命呜呼了。

  血狼王死后,邱鼐领兵乘机进攻,鞑靼部族群龙无首,只好逃进了大草原的深处。

  邱鼐其实早就知道苗三姑的奸细身份,他在京城重金雇来了刘无忌,然后两个人合演了一出大戏,刘无忌用金针淬毒的办法,消灭了血狼王。

  凌霄关至少可以太平十年了,邱鼐回望西天,只见千里草浪起伏,一道残阳如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