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者与诗人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18-06-24 10:46

蛇对云雀说:“你会高飞,但你无法到大地深处探幽;在那里,生命的元气在完美的静温 中涌动。”

三雀答道:“是呀,你无所不通,岂止如此,你的智慧简直无与伦比。可惜——你不会飞翔!”

蛇好像没听到云雀答话一样,继续说道:“你见不到蕴于深处的奥秘,无由在地下王国的宝藏中蠕动。就在昨天,我还在一个红宝石洞里栖身,那里和成熟石榴的肚里一样,最微弱的光线也会将宝石映成火红的玫瑰。除我之外,谁有幸一睹如此奇观?”

云雀:“是呀,只有你能匍伏于往古的晶莹纪念里。可惜一你不会歌唱!”

蛇:“我还知道有一种植物扎根于地心深处,谁食用此根,就会变得比阿施塔特还要俊美。”

云雀:“唯有你,唯有你才能揭示大地深奇的思想。可惜一你不会飞翔!”

蛇:“一座大山的底下,有股紫色的水流,谁饮用此水,就会变得同神灵一样长生不朽,我确信,再没有别的鸟兽知道这紫色水流。”

云雀:“如你愿意,你自然会同神灵一样长生不老。可惜——你不会歌唱!”

蛇:“我还知道一座埋在地下的圣殿,每月都去那儿寻访一次;那圣殿山早被遗忘的一个巨人部落所建。墙壁上铭刻着天地古今的种种奥秘,谁读此铭文,就能够博古通令,无所不知。”

三雀:“真的,你若愿意,你蜷曲的身躯里可以包容天地古今的一切知识。可惜——你不会飞翔!”

现在蛇终于厌烦了,它一边掉头钻进洞穴,一边悻悻说道:“头脑空空的歌伎!”

云雀也唱着歌飞走了:“可惜你不会歌唱!可惜啊,大学士,可惜你不会飞翔!”

(薛庆国译)